首页 > 新闻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一家四代一心向党七十载

核心提示: 正在山里采挖虫草的牧民发现了军马行踪,但因为高原山区信号不好,牧民走了几里路才拨通?#22235;?#37117;塔生的电话。听党话,跟党走,接过了先辈的旗帜,尼都塔生想把它一代代传下去。

尼都塔生(中)近日带领全连官兵进行战术训练。

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摄

尼都塔生祖父彭措旺扎翻拍照。

新华社记者 张 龙摄

尼都塔生与父亲合影翻拍照。

新华社记者 张 龙摄

核心阅读

曾祖父土登宫保从解放军那里带回并升起玉树第一面五星红旗,祖父彭措旺扎开?#20174;?#26641;康巴世族入党先河,父亲东?#24433;?#23453;是玉树抗震救?#24092;?#33539;,深受红色家风影响的藏族军官尼都塔生穿上军装跨上战马保家卫国。

远处是高耸入云的雪山,近处是一片狭长的草原,?#20999;?#28857;点的毡房和成群的牦牛散落其间……行驶在平均海拔4200米的巴塘草原,五颜六色的经幡在高原风中猎猎起舞。

就在那猎猎风中,一面五星红旗跃入眼帘。国旗下,是几排低矮的白色板房,围成一个小小的院落,这里就是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的驻训点。骑兵连连长尼都塔生是个藏族小伙儿,对于国旗,他有着特殊的?#26143;欏?/p>

1949年,从解放军那里带回并升起玉树地区第一面五星红旗的,正是尼都塔生的曾祖父土登宫保。新中国成立前,掌管着东坝家族的土登宫保是清朝政府册封世袭的藏区“百户”,是玉树囊谦王四大“楞布”(大臣)之一。

“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,绝不可三心二意。”1952年,弥留之际的土登宫保给族人留下一句遗训。

70年风雨沧桑。玉树经历了农奴翻身得解放,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,也经历过家园?#25442;?#30340;地震灾害。时间改变了这片土地,却从未改变这一家人的信念。

跟党走的大旗,一代传一代,如今扛在?#22235;?#37117;塔生的肩上。

一面红旗,一生守护

“共产党赠送了土登宫保一面五星红旗,老百姓都说这给大家带来吉祥。”

一?#35013;?#19977;的大个,紫黑的脸庞……虽然只有26岁,但高原的风已把尼都塔生这个曾经白皙的帅小伙?#20826;?#20102;地地道道的康巴大汉。

“这可是连队里最金贵的物件!”指着国旗,尼都塔生说。巴塘草原海拔高,紫外线强,气候恶劣,“一年里有9个月下雪”。尤其冬天,风大、酷寒,为了护好国旗,一遇到恶劣天气,尼都塔生和?#25509;?#20204;?#23478;?#23558;国旗暂时收起,小心保护起来。

从小,尼都塔生就听父亲东?#24433;?#23453;讲曾祖父的故事,讲曾祖父当年如何从解放军那里带回了家乡的第一面五星红旗。

1949年,土登宫保随囊谦千户带领的玉树各部落代表团?#24052;?#35199;宁,被迫向旧军阀马步芳“献礼”。行至半路?#20445;?#35199;宁解放了。

最终,土登宫保携独子彭措旺扎跟随囊谦千户继续?#24052;?#35199;宁,向解放军献礼,并将一面五星红旗带回玉树,在家乡升起了第一面国旗。

“共产党赠送了土登宫保一面五星红旗,老百姓都说这给大家带来吉祥。”今年75岁的囊谦县东坝乡?#20808;随?#24503;才仁回忆说,土登宫保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,在当地很有威望。

此后真实发生的历史,在不?#29616;?#26126;五星红旗给玉树人民带来的变化——农奴翻身做了主人,有了自己的牧场,有了牛羊和酥油糌粑,生活越来越好。

“玉树人对五星红旗有着朴素而深厚的?#26143;欏?rdquo;东?#24433;?#23453;说,2010年4月,玉树发生7.1级强?#19994;?#38663;,人们不会忘记,在废墟上最先竖起来的,就是五星红旗。“看到国旗立起来,灾区群众就看到希望了”。

地震那天,时任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的东?#24433;?#23453;正在西宁住院。听到消息,他当天下午便赶回玉树,?#24052;?#25239;震救灾一线。他患有?#29616;?#30340;高血压,有时气短到打个电话?#23478;?#36153;很大力气。他硬是坚守了6天6夜,其间数次晕倒……

“当时在灾区听到最多的话就是:?#34892;?#20849;产党,?#34892;?#25919;府,?#34892;?#35299;放军。”东?#24433;?#23453;说,“无论经历怎样的?#24092;眩?#21482;要看到那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,我们就会知道,有伟大的祖国与我们同在,有中国共产党与我们同在。”

如今,一个崭新的玉树屹立在雪域高原,一片欣欣向荣……

一条家训,一脉相传

“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,绝不可三心二意。”

走进尼都塔生的家,一面精心布置的照片墙格外醒目,墙的正中央挂着一幅黑白老照片,照片上是一名面目俊朗的青年,他穿着一身军装,腰间别着一把手枪,手里牵着一匹骏马,笑容满面。

“照片上的这个帅小伙,就是我爷爷彭措旺扎。”尼都塔生介绍,照片拍摄于1958年,那时候爷爷才20岁,在解放军的队伍里担任翻译和向导。

翻阅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,就如同在阅读一部活生生的藏族同胞一心向党的历史。玉树?#25512;?#35299;放后,土登宫保十分拥护党的民族宗教政策,积极支持新生的人民政权。1952年初,土登宫保作为全国少数民族参观团成员赴内地参观学习,这次经历让他更深刻地感到“只有共产党才是真心为民”。返回途中,他在青海海?#29616;萃换?#37325;病。病重治疗期间,他把彭措旺扎叫到跟前,留下遗训:“以后,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,绝不可三心二意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,成为彭措旺扎和后人们坚如磐石的信念,牢记至今。

1958年,少数旧贵族不甘心自己的特权丧失,发动武装叛乱。彭措旺扎公开表示坚决拥护共产党,还主动担任翻译和向导,领着西北野战军独立骑兵团到山区剿匪。

两年的近距离接触,让彭措旺扎对共产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他萌发了入党的念头。

1960年,经过党组织一年多的考察,彭措旺扎终于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这在当时的藏区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虽然从来?#24739;?#36807;祖父和曾祖父,但家族的耳濡目染和乡里乡亲的口口相传,让祖辈的传奇在尼都塔生的心中留下深深烙印,也?#33804;?#20826;成?#22235;?#37117;塔生和家人心头一件神圣的大事。

2011年,考入原昆明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的尼都塔生,第一时间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被批准入党那天,尼都塔生记得很清楚,电话里,对他一直“横挑?#20146;?#31446;挑眼”的父亲竟破天荒地夸奖了他。

入伍后,尼都塔生组建“马?#25104;?#30340;宣讲队”,也让东?#24433;?#23453;?#36828;?#23376;?#25991;?#30456;看。

骑兵连驻训的巴?#26009;?#22320;处偏僻,村民们对党的政策常常了解不及?#20445;?#38468;近一些牧民经常打电话咨询各种政策补贴?#24515;?#20960;项、怎么领。为什么不主动去跟村民讲呢?尼都塔生想。

说干就干。他搜集党和政府的惠农政策整理翻译成藏文,组成一支“马?#25104;?#30340;宣讲队”,带着连队的战士一起走村入户发传单、开讲堂、读手册。所到之处,牧民们都满面笑容,远远相迎。

“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,我忽然对曾祖父的遗训有了更深的领悟。”尼都塔生说。

带着新的领悟,尼都塔生和他的“马?#25104;?#30340;宣讲队”又出发了。几年来,他的足迹遍及玉树1市5县45个乡镇,一点一滴,将党的政策传递到一个个牧民家?#23567;?/p>

一匹战马,一往无前

“是骏马,就要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!”

“骑兵连,进攻!”阳光下,马刀雪亮,黄?#31455;?#28378;。一名骑兵冲锋在前,策马、举刀、倾体、?#25317;叮?#21160;作一气呵成,如行云流水。

一马当先的这名骑兵,正是连长尼都塔生。对康巴汉子来说,骑马是他们的最爱,能当上骑兵更是无?#20808;?#20809;。

2015年,?#27617;?#19994;的尼都塔生面临很多选择,北京,上海……翻着分配接收单位的目录册,到最后一页?#20445;?ldquo;玉树独立骑兵连”几个字跳了出来。

草原、骏马、家乡、爷爷在骑兵团的故事,一?#33618;?#28014;现在脑海,“是骏马,就要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!”带着狂喜,尼都塔生决定回到生他养他的那片草原。

然而,刚到骑兵连,尼都塔生就遭遇了“下马威”。

训练第一天,马班班长给尼都塔生牵来一匹枣红色的军马,笑嘻嘻地说:“你可?#31859;?#31283;了,这可是全连队最烈的马。”

一通训练下来,尼都塔生才发现,虽然自己是个草原上长大的康巴汉子,但对于骑兵训练、对于马的习性的了解,自己还是个门外?#28023;?ldquo;差得远呢!”

为了练好基?#31455;Γ?#23612;都塔生发了狠,每天在马?#25104;?#39569;行6个多小?#20445;?#20960;天下来,大腿内侧被磨得鲜血直流,坐?#27815;?#19981;下、站也站不?#20445;?#27927;澡都困难。

举刀,是乘马劈刺的基?#31455;Α?#23558;近2公斤的军刀,他一举就是一个小?#20445;?#36830;队下午6点半结束训练,他执拗地坚持练到晚上8点,吃?#25925;保?#25163;抖得连筷子都拿不起来。在马?#25104;?#21128;刺、射击,需要双手脱缰,仅靠大腿夹住马肚。为练“铜腿铁裆”基?#31455;Γ?#20182;每天骑在器材上,?#25317;?#21453;复练,学习、休息?#20445;?#22823;腿间还夹着?#39318;櫻?#21452;腿肿得上不了?#30149;?/p>

功夫不?#27827;?#24515;人。乘马劈刺这个?#25991;浚?#19968;般新兵要经过2轮驻训才能完全拿下来,尼都塔生一轮驻训就顺利拿下了。

一点一滴的进步中,尼都塔生也逐渐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老兵。排长,副连长,连长,肩上的责任越来越大,尼都塔生?#37096;?#22987;了更多的思考。

骑兵是一个古老的兵种,?#34892;?#26032;兵对骑兵?#40092;?#19981;足,有思想疙瘩。去年入伍的新兵余晓山,本是怀揣特种兵梦来当兵,不承想却成了骑兵,非常失落。尼都塔生就给他做起了思想工作。

“在高原山地,骑兵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”尼都塔生一边给他讲解骑兵在高原复杂地形作战的独特优势,一边带他走进连队荣誉室,学光辉连史、悟骑兵精神。“虽然骑兵时代已远去,但‘骑兵精神’永不磨灭。”经过一年多学?#25226;?#32451;,余晓山爱上了高原,更爱上了骑兵。

“仗怎?#21019;潁?#39569;兵就怎么练。”传统的训练?#25991;?#38590;以适应新的使命任务,尼都塔生就深入钻研骑兵训练内容,将陆军合同战术与骑兵使命任务融合,加入实战元素,进行针对性训练。仅在去年驻训的3个月里,他就带领?#25509;烟剿?#20986;适合高原环境的雪地侦察、快速出击等10多种战法训法。

一片丹心,一如既往

“连长的电话是‘草原热线’,老乡们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”

从玉树市区?#24052;?#24052;塘草原的路上,有一座文成公主庙,在当地很有名。

听着文成公主故?#40065;?#22823;的尼都塔生,对民族团结的历史传统有着深刻的体认与感悟。

玉树骑兵连的连部里,就挂着一面中央军委授予的“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”锦旗,还有一面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授予的“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”锦旗。

“骑兵连的人,要长着骑兵连的骨头。”如今,入伍新兵第一课,连长尼都塔生?#23478;?#35762;一讲这两面锦旗的故事。在他看来,骑兵连的人,遇到?#24092;?#19982;困难,有一副铁?#29301;?#22312;老百姓面前,有一腔热血。

玉树98.2%的居民为藏族。一些住在偏远山区的牧民,遇到家人生病没有去医院的习惯。尼都塔生常常劝说他们,还经常带着连队的军医给他们送去药物。

驻训地附近的东周卓玛?#20808;?#20170;年83岁,说起尼都塔生,?#20808;酥?#25481;眼泪:“尼都的心肠就跟菩萨一样!”尼都塔生常常带上生活必需品、常用药物来?#20808;?#23478;里,见活就?#26705;?#24110;?#20808;?#27927;脸、打扫卫生……

“连长的电话是‘草原热线’,老乡们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”战士马海波说。前不久,牧民武玉兰家的牦牛被车撞了,打电话向尼都塔生求助。尼都塔生二话没说,和军马卫生员李广?#26469;?#30528;手电、披上雨衣赶到武玉兰家,成功救治了牦牛……

更切才拉和才仁松保姐弟俩父亲因病去世、母亲生活无法自理,在玉树福利学校读书。尼都塔生?#25512;?#23376;陈玉英?#24357;?#21518;,几乎包下了姐弟俩的生活、学习费用,陈玉英还常常利用周末给姐弟俩辅导功课。

姐弟俩也很争气。去年7月,姐姐更切才拉在小升初?#38469;?#20013;考了全玉树州第二名。“那一刻我感觉精神得到了反?#31119;?#22992;姐努力、顽强的精神也在激励着我。我有什么理由不坚持下去呢?”尼都塔生说。

尼都塔生和骑兵连的好,牧民们都记在心里。今年6月16日晚,连队的一名战士按例带军马夜出“放青”,突遇雷雨天气,几匹新“入伍”的军马受惊跑丢。正在山里采挖虫草的牧民发现了军马行踪,但因为高原山区信号不好,牧民走了几里路才拨通?#22235;?#37117;塔生的电话。

野生虫草采挖期很短,价格昂贵,被称为“软?#24179;?rdquo;,牧民们能放下采虫草的活走几里路报信,让战士们很感动。可是牧民们却笑着说,“金珠玛米(藏语解放军的意?#36857;?#20026;我?#20146;?#20102;这么多好事,他们是亲人,就是真?#24179;?#20063;顾不上了。”

记者手记

传承好传统

永远跟党走

父亲东?#24433;?#23453;总?#19981;?#36319;尼都塔生讲传统。“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,绝不可三心二意”的家训,他听过无数遍。到连队报到的前一天,父亲还把他叫到跟前讲了一番话:“你现在是一名解放军,又是党?#20445;?#21487;不能玷污了这两个身份,要像你的祖父那样,多帮助老百姓,不要?#20960;?#22823;家的期望。”

在连队,尼都塔生也?#19981;?#36319;新兵讲传统。排长康鹏举说,尼都塔生最?#19981;?#36319;新兵讲连队的光荣传统。玉树地震的时候,尼都塔生还在昆明读书,父亲告诉他,当时是玉树骑兵连第一个来到灾区参与抗震救灾。部队一来,老百姓心里就踏实下来了。骑兵连在当地群众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地位。尼都塔生说,作为连长,连队为当地老百姓办实事的这个传统,他一定要传承好。

时代在变,红色传统却代代相传。听党话,跟党走,接过了先辈的旗帜,尼都塔生想把它一代代传下去。

【换个?#32824;?#30475;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魏业萌
王者荣耀健康系统怎么解除
3d走势图表 江苏时时号96期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数据 极速时时开奖 福彩3d组选323前后联系 pk拾结果pk时间 足彩胜负14场201974期 广西11选5前三直五行